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SW】【obikin/OA】爱·欲

·绝地王x学徒安

·NC17

·OAF活动文 @OA Festival 


欧比旺一生中有过许多遗憾和后悔的事情,但是这一件——同意和安纳金交往,他确信这绝对会是他会后悔到生命最后一刻的事情。


窗外在打雷,闪电横过,透过窗帘投下树枝狰狞的阴影。轰隆隆的雷声碾过去,欧比旺睁开眼睛,看见抱着枕头站在他床边的学徒。

安纳金把脸闷在枕头,他眨着蓝眼睛,一声不吭。

“安纳金,回你自己的房间。”欧比旺板着脸,上床之前梳理整齐的胡子和他的语气一样严肃方正。

“可是师傅,”安纳金眼巴巴看着欧比旺,闷在枕头里的声音像淋...

【SW】【obikin/OA】恨·欲

·学徒王x西斯安,年龄逆转

·OAF活动文

·NC17?

· @OA Festival 


绝地之道,仇恨不是。


欧比旺还是会经常想起尤达大师那些语序混乱的教诲,矮小的绝地大师拄着拐杖,在认真挥舞训练光剑的幼徒之间走动,欧比旺甚至记得他说这句话时轻轻摇晃着的低垂脑袋,和绿色头顶上绒毛一样稀疏的白发。


是啊,仇恨不是绝地之道,欧比旺想,一剑斜劈下去,拦腰斩断投影成西斯影像的训练机器人。可是已经没有绝地了,欧比旺-肯诺比,已经不是绝地了。


训练机器人的断肢散落在地,蓝色的虚影波浪一样扭曲抽动,消...

完整版OA千秋家国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ò ∀ ó。)

wiiw:

星战 Obiwan X Anakin cp向剪辑\nbgm 千秋家国梦

星战OA自制剪辑参加OA Festival 活动  @OA Festival 

【旧剑金旧闪】黄金的沼泽 (上)

•旧剑金/旧剑旧闪/金旧闪
•PG13
•箭头方向是旧剑>< 旧闪 >金>金
•大概算是黑大哥现pa?

        1

  ”我见了吉尔伽美什。“

  亚瑟说这话的时候基加美修刚从机车上下来,他凌乱的金发上还残留着山道夜风的味道,干净漂亮的脸上是不会在吉尔伽美什脸上看到的明快笑容,这总会让亚瑟联想到夏天和阳光,偶尔还有沙滩。

  基加美修转过身,他看着亚瑟,带着种短暂空白的神情,笑容还凝固在脸上,不知道该转变为哪种恰当的表情。亚瑟等了一会,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基加美修终于慢慢的睁大眼睛张开嘴...

【SW】【obikin/OA】猫咪战争、直肠测温器与天降正义(上)

oaf参赛文,梗来自紫渲、爱斯基摩羊,感谢授权

 @OA Festival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绝地猫和西斯猫们挥舞着最致命的武器,在这块饱经磨难的土地上彼此厮杀,挥洒猫毛。


无数只猫咪喵呜倒下,又有无数只吐着奶泡的奶猫接过武器踏上战场,到最后连战争的始作俑者都忘记了为何而战,只有战争的铁轮还在继续,一路打着喷嚏碾过猫毛飞舞的土地,也许永远都不会停下。


而欧比猫已经厌倦了这一切。


它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一些事来改变这一切。


安纳金抬头看看...

【SW】【ALLA】点梗产物

OA,逼jian人夫【天灵玲】

 

年龄操作,年轻西斯学徒o/退役绝地英雄a

 

欧比旺坐在纳布议员家奢华的沙发上,看着在厨房和客厅之间忙进忙出的任务目标,头脑发懵。

被任务目标塞到手里的热可可还在冒着热气,由内而外散发着诱人的浓郁香气,欧比旺悄悄的吞咽口水,虽然原力清晰的指明这只是一杯毫无危险性的,纯粹的牛奶和巧克力混合物,但是出于西斯的自尊,他决心拒绝敌人的糖衣炮弹。

“你师父是达斯·摩尔?”端来果盘放在玻璃几案上的空档,安纳金终于有空问一下小客人的来历,十分钟之前举着光剑的小西斯按响了门铃,安纳金打量着一张营养不良的少年面孔,顺手把给自己泡的...

【HP】【TRSB】贪婪与傲慢 4

证明自己没有坑

前文链接:0-1 2 3 番外上


4


晚宴结束之后,吃饱喝足的西里斯和汤姆跟在新生队伍尾巴,被斯莱特林的马尔福级长带领着走在通往斯莱特林休息室的长廊里。


“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在地下室,”带着新生们又穿过一个向下的阶梯,马尔福解释说,他温文有礼地微笑着,几个小女生红着脸偷看他,“在休息室里面的玻璃壁可以看见湖底的景色,你们会喜欢的。”


“哼,”西里斯在汤姆耳边小声嘀咕,“就是几只大章鱼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西里斯对斯莱特林很熟吗?”汤姆好奇地看着他,“你去过休息室?”...


【SW】【obikin/OA】亡者的细语

我慎重保证这是18k纯正甜文

OA Festival活动文, @OA Festival 


1


“我讨厌沙子。”安纳金说。


他浮在欧比旺的身边,热风卷着沙子穿透他半透明的躯体,沙子已经伤害不到他了,但是这不妨碍他继续厌恶这些无处不在的沙尘。


何况它们还在伤害着他的师傅,它们卷进欧比旺那么日益茂盛的胡子里,难以清理纠缠不清,捂住整张脸的头巾也挡不住它们,那些沙子,那些讨厌的沙子总能从任何地方转进去,让人发痒,让人疼痛。


欧比旺走在沙丘里,他回头看了看,四周依然是无尽的黄色沙丘,塔图因的两轮烈日在...

【SW】【obikin/OA】背后灵

 不知道还算不算OA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的沙雕文,我脑子大概是虫蛀了

OA Festival活动文, @OA Festival 


“你的父亲,达斯维达杀了他,”老人看着卢克,似乎并不希望具体谈及这个问题,他的视线上移,表情忧愁,“事实上……他的幽灵现在就在你的头顶。”拔你的头。


事情是如何发生的,欧比旺现在都有点摸不清头绪。那不过就是塔图因一个千篇一律的深夜,他躺在床上,在两人厚灰白石墙也隔绝不了的热浪中辗转反侧,又例行公事怀念起圣殿的温度控制系统,最终决定爬起来去拿储存柜里最后一瓶蓝奶。


然后他...

【SW】【obikin/OA】温室效应(HP paro/短篇完)


•HP paro
•草药学教授!欧比旺/斯莱特林学生!安纳金
•提前一整年的情人节贺文【不】

  情人节这天下了雪,从早餐的第一杯牛奶,到学生们结束下午的课程,品尝完家养小精灵们特制的节日火焰巧克力,依然在飘飘荡荡愈演愈烈。除却窗外白茫茫的草地山野,霍格沃兹城堡的中庭里也覆盖了一层白色的霜糖,当然这影响不了情侣们的热情似火,而是在那些浓情蜜意里增添的鲜美调料。
  
  安纳金穿过那些连体鼻涕虫一般黏糊糊的情侣,他挂着脸,暴躁两个字明晃晃地刻在脸上,敲锣打鼓招摇过市,所过之处苦命鼻涕虫们作鸟兽散。
  
  只有雪花还在坚持不懈地落在他金色的短发和绿色的围巾上,顽固地渡上了一层雪色。说实话这些棉花...

1 / 4

© 红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