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HP】【HPSB】不快乐的幽灵(短篇完)

1

 

摇篮里的婴儿正在熟睡,他吸吮着短小的手指,粉色短发蓬松支开,哈利猜他是在做着什么关于母亲的美梦。

 

“这就是莱姆斯和唐克斯的小泰迪……?”西里斯充满好奇的俯身又凑近一点,戳了戳一缕粉紫色的额发,哈利确定刚刚的粉色没有这么深。

 

“和小唐克斯一样的,天生的易容马格斯,”西里斯高高兴兴的下了判定,“学阿尼马格斯那会詹姆羡慕死了那些易容马格斯——他的鼻子真像多米达……这是他本来的样子吧?”西里斯仔仔细细的观察孩子的五官轮廓,寻找每一点熟悉的痕迹。

 

“我想不是,”哈利靠在桌角,微笑着回答他的教父,“莱姆斯说过泰迪刚生下来那会鼻子和眼睛都像他。”

 

“就像了那么一天,”正在泡茶的安多米达没有抬头,“那天之后就更像他外祖父了。”

 

“像老泰迪那可就糟糕了,哈利以后你会被你的教子吃破产,”西里斯直起身,一脸戏谑的笑容,他打量着多年不见的堂姐,初夏的阳光透过他年轻的面孔,“告诉多米达,盘发不适合她。”

 

2

 

“我是英雄,”哈利啃着羽毛笔尾巴,一脸苦恼,“我打败了伏地魔,我拯救了英国巫师界。”

 

“为什么我还得补考N.E.W.Ts?”他愁眉苦脸的趴在赫敏给的那厚厚一叠复习资料上,宁愿再去搭一趟火龙特快,或者更糟,和马尔福跳贴面舞。

 

“因为你想当傲罗就得拿到5个O,”西里斯手指在他做好的习题上划过,停在一点,“这题错了。”

 

“5个E就行,O太强人所难了。”哈利叹息着拉过西里斯指出的错误修改,绝望的发现自己永远都不会有做完的那一天了。

 

“别给詹姆和莉莉丢人,他们当年都拿了8个O,”西里斯抬手一个暴栗敲在哈利脑袋上,洋洋得意的补完下句,“而你教父我是全O。”

 

3

 

哈利站在修好的廊桥上,烟紫色的天幕之下,遥远的山丘和河口都收入视野,往前一段是海格小屋,退后几步是霍格沃兹的石墙。

 

而西里斯正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享受夏夜傍晚的凉风。

 

一只四双翅膀的灰色大鸟掠过湖面,带起一路波纹,哈利觉得这大概是海格的新宠物。

 

显然和马克西姆夫人的爱情显著提高了海格的品味,这鸟吃不吃炸尾螺?

 

哈利安静而不着边际的放空思维,他享受着这刻的宁静,而西里斯显然和他一个想法。

 

他们之间并不需要言语。

 

4

 

“詹姆的头发不够乱,莉莉的表情太温柔了,”西里斯仰头看着波特旧宅的雕像,皱着眉嫌弃的挑刺,“最糟糕的是你,哈利,你可不会这么乖巧,那时候你从来不会在莉莉怀里安静超过三分钟,而且喜欢尿在詹姆腿上。”

 

“哈……我都不记得了”哈利同样仰着头,尴尬的推正眼镜,有点庆幸深夜的纪念碑下只有他们两个在场,“幸好设计雕像的不是你,西里斯。”

 

不然围观救世主如何又哭又闹的尿他父亲一裤子大概会成为巫师界的一大景点。

 

5

 

“我并不是一个好哥哥。”

 

在洞穴深处的湖边,哈利手中的魔杖照亮了面前的一片湖面,而更多的空间依旧隐匿在黑暗里。

 

西里斯在他身边蹲下,温和而哀伤的眼神凝视着漆黑的湖面,仿佛已经穿透那些诡异的湖水,落在最深最阴冷处的湖底。

 

“我从来没有真的试图去了解他,雷尔,我的弟弟,我把他当成母亲的洋娃娃,被随意摆弄,软弱、愚蠢,我愤怒于此,然后拒绝了解。”

 

哈利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又觉得西里斯并不需要他的回话。哈利摸索着船链,想着照片里那个瘦弱傲慢的男孩。

 

“雷古勒斯长的很像你。”哈利抓着船链,从黑暗中拽出小船。

 

“我比他英俊多了,”西里斯笑了,跟着哈利上了船,“去湖中心吧,他在那里。”

 

6

 

海格和马克西姆夫人的婚礼在7月第一个周六举行。

 

客人并不多,都是哈利熟悉的面孔,赫敏、韦斯莱们和怀孕的芙蓉,她容光焕发更加美丽了,纳威、卢娜、加布里、麦格教授、坐在地上往嘴里塞整个蛋糕的格洛普……

 

哈利一边小声给西里斯介绍他的朋友们,一边对为他们让开空间的客人们回以微笑。

 

“米勒娃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变,”西里斯刚刚因为纳威和卢娜的英勇事迹笑的前仰后翻,勉强直起身恢复一点,就开始编排这位给过他无数紧闭的老院长,“二十年前她就是这幅表情了,詹姆猜她的阿尼马格斯一定被狗追过,才会一直追着我扣分。”

 

哈利还没来得及开口反驳那是因为他们的荒唐事实在干的太多,婚礼的主人公就挽着手进场了。

 

马克西姆夫人穿戴着特制的大号婚纱头冠,打扮还是一样精致得体,海格看上去也是努力打理过了,茅草一样的乱发梳成两个马尾辫,依旧顽强的炸开着,色彩斑斓的西装小了一号,被海格撑得摇摇欲坠。

 

如果让哈利摸着良心说话,海格这身打扮大概只有灾难可以形容了,好在新娘脸上的幸福笑容表明她并不在乎这个。

 

同样傻笑着的新郎新娘交换完戒指,迫不及待的拥吻在一起。

 

宾客们欢呼掌声如雷,除却新郎的弟弟,哈利身边的西里斯拍的最为响亮。

 

7

 

7月的最后一天,密林上空的星辰闪烁,月亮隐匿不见。

 

哈利和西里斯并肩走在林间,穿过繁盛的草丛和垂下的树枝。

 

西里斯兴致高昂。

 

他如数家珍一样兴致勃勃的像介绍这里的每一棵树木和石块,这颗树是詹姆刚变成鹿时撞歪的,它那时候还是个小树苗,莱姆斯在右边那条树藤上捡到过几根独角兽的尾毛,他用它们换来了两年份的新袍子……

 

哈利心不在焉的听着,时不时的点头应和几句,最终他在一片熟悉的空地停下,“到了。”

 

西里斯面对着他停下,脸上还挂着微笑,温和的注视着他,一言不发。

 

哈利想多看几眼他的脸,然而视线在草间和夜空胡乱回荡,就是落不到西里斯的脸上。

 

“复活石飞来。”这个魔咒说出口并不如哈利想象的那么困难,把复活石握在手心转动同样不如。

 

西里斯透明的身影慢慢隐进黑暗,他靠近过来,一个虚无的吻穿透哈利的额头。

 

“生日快乐,哈利。”他说。

 

评论(37)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