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
特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HP】【SSSB】临时婚姻(28-END)

已经离题九万里


28

 

“我们可以收养个小女孩。”

人在各种意义上的吃饱喝足之后就会产生各种意义上的妄想,西里斯趴在枕头上,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开始幻想不存在的未来,“要有软绵绵的黑头发绿眼睛,会甜甜的撒娇,会踢球,会爬树,会打架,会漂移,会爆破。”

“不行!”

西弗勒斯想也不想的驳斥了回去,“女孩子怎么能玩爆破那种粗鲁的东西,她只需要一瓶毒药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29

 

考虑到家庭暴力对儿童的负面影响,两位惨痛童年的受害者在第一场就(不存在的)女儿教育问题引发的分歧中默默按捺住爆破了/毒死对方的冲动。

两人(罕见的)维持了十分钟的和平,直到西里斯提出第二个引战问题。

“离婚孩子跟谁?”

 

30

 

布莱克夫人和波特先生在旅馆门口狭路相逢。

他们隔着旋转门默默对视,在卡住的玻璃门里,仿佛时间也停滞。

现在老妖婆就气歪嘴了等婚礼上岂不是要一发上天?波特先生权衡了下,立刻从捉奸在床转换立场成铁杆伴郎。

小畜生嫁给普林斯家的穷小子总比便宜傻子波特好,布莱克夫人想着,用视线给波特先生戴上一顶原谅色的草帽。

 

31

 

西弗勒斯与西里斯得到朋友支持与家长认可的婚礼在秋天举行。

邓布利多友情赞助的城堡堆满鲜花和气球,莉莉抱着花童哈利走下南瓜马车,拖地的伴娘裙摆绊倒了詹姆,詹姆一头扎进雷古勒斯为西弗勒斯精心准备的蛋糕里,在韦斯莱家孩子们的赞叹声中得到香肠嘴的新装扮,唐克斯拽着卢平挤到前排,虎视眈眈把新郎们的捧花视为囊中物。

交换戒指后的接吻里,对西弗勒斯油腻腻黑发忍无可忍的西里斯糊了丈夫一脸备用蛋糕。


32

 

第二年的春天西弗勒斯和西里斯有了一个小姑娘,不会爆破也不会下毒,但是会用软绵绵的嗓子唱歌。

他们没有为了女儿跟谁姓的问题拆房子。


END

评论(8)
热度(65)

© 红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