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HP】【SSSB】幼犬的饲养管理与培训1

 梗来自@肥啾 感谢妹子授权


作为一个自学成才幻影移形的阿尼马格斯,没有人警告过西里斯不要把这两个任务同时进行。

 

1

 

西弗勒斯听见幻影移形的噼啪声,紧跟着一声熟悉又陌生的惨叫。

 

熟悉在于他和声音的主人花了快六年的时间来试图杀死彼此,陌生是因为西弗勒斯从未听到过声音的主人哀嚎的如此凄厉。

 

在短暂的惨叫结束之前西弗勒斯就掏好了魔杖,目不斜视脚步平稳转身拐进昏暗的死巷,表情阴沉动作行云流水好像那里本来就是他的目的地,而不是去往草药店路上的突发状况——腌过头的死鱼,布莱克大概会如此评价。

 

死巷是形象合格的死巷,发黑的墙壁下称职地堆满了坏沙发、发霉的木板和颤巍巍的蜘蛛网,倒着的行李箱,地上一摊衣服和头朝下倒栽在残破花盆里的黑色幼犬,它似乎是听见了西弗勒斯的脚步声,呜呜嗷嗷的叫着,扑腾着后腿和蓬软的短尾巴想爬出花盆,这让正在小心观察环境,寻找自己老同学踪迹的西弗勒斯不由自主被吸引了注意力,目光停留在抖来抖去的圆屁股上。

 

……布莱克藏哪去了?躲着不见人不是他的风格。西弗勒斯按耐住蠢蠢欲动的手指,强迫自己挪开视线,继续谨慎思索着假想敌的下落,然而一圈侦查的魔法轮过去,仍旧一无所货。

 

刚刚那声杀鸡叫绝对是布莱克无疑,西弗勒斯踢了脚倒下的行李箱,这个箱子也绝对是布莱克的,表皮上那个“西里斯❥詹姆斯”的签名让西弗勒斯恶心的直翻白眼,那摊破洞牛仔裤和火焰花纹的短袖,显然也符合布莱克的恶臭品味。

 

奸夫淫夫!西弗勒斯骂了一声,波特臭基佬还有脸缠着莉莉!

 

在西弗勒斯绞尽脑汁的时候,死巷里的另一个活物——小狗崽也终于撅着屁股翻出了花盘,啪的一声臀部着地。

 

它圆溜溜的灰眼睛狠狠地瞪了一眼西弗勒斯,摇摇缓缓爬起来,开始步履蹒跚的往外爬。

 

“?”幼犬的敌意让西弗勒斯莫名了一下,不过他向来不招动物喜欢,只是觉得幼犬的眼神有些怪异的熟悉感而已,活像布莱克那个混蛋,西弗勒斯想。走过西弗勒斯脚边时幼狗停下,在西弗勒斯的注视下,它从容地抖了抖软蓬蓬的黑毛,抖了西弗勒斯一身灰之后,才又施施然继续前进。

 

目送小黑犬随着一摇一晃的步伐而来回抖动的圆屁股和短尾巴,和地上那摊被他践踏的衣物,西弗勒斯摸着下巴,灵光一闪,一个荒诞的臆想乍起,西弗勒斯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没有立刻走过去拔起幼犬来验证,而是——“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呜呜呜嗷!!!”幼犬凄厉的惨叫起来,在空中奋力挣扎,它愤怒地朝西弗勒斯挥舞短小的爪子,威慑力堪比奶油布丁。西弗勒斯用魔杖指着幼犬飘向自己,他仔细观察着,除了看上去手感很好之外,似乎就是只普通的小流浪狗。

 

可是那幅讨打的神情,欠揍的眼神,西弗勒斯太熟悉了。

 

西弗勒斯摸着下巴,莉莉那些麻瓜书怎么说来着,所有可能性排除之后,最荒谬的那个就是真相。

 

他用魔法控制住奋力挣扎,想扑过来咬他的幼兽,让它头朝下面对自己,然后——两手一把抓住两条僵直的后腿,左右扳开,手感果然很好,西弗勒斯颇为满意的想。

 

幼犬似乎被西弗勒斯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它震惊的僵直着,瞪大了灰色的圆眼睛,连呜呜哀鸣都忘记了。

 

“公的。”西弗勒斯看着幼犬两腿间的小突起,下了结论。

 

他给自己加上铁甲咒,松开束缚幼犬,单手拎着一条后腿,把它拔到可以和自己对视的高度。

 

西弗勒斯看着奋力撕咬自己手臂,灰眼睛中流露出人性化羞恼愤恨的幼犬,无法自制的咧开嘴大笑起来。

 

“这就是你的小秘密了,’大脚板’是吧?”西弗勒斯兴奋的几乎破音,“西里斯·布莱克!”

 

他伸手抓住幼犬圆嘟嘟的屁股,用力拧了几把,手感柔软,“这样都不解除变形,你变不回去了对吗?”


评论(1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