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JPSB】譬如星辰(girl!sirius,短篇完)

伪·星际au,girl!Sirius


时间倒退十个小时,詹姆确实是准备开走这艘宇宙里最美最完美的飞船冲进星辰大海,由此给自己行侠仗义辉煌灿烂的侠盗生涯一个宇宙瞩目的绚丽开端,为此他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来做准备(其中一半的时间用来给“他的飞船”起名字。)。

 

事情也如同詹姆计划中的那样顺利,他轻轻松松的混进基地,轻轻松松的劫 持飞船,再轻轻松松的甩掉追兵,现在正轻轻松松的飘荡在安全地带。

 

只除了一点。詹姆坦荡荡的斜眼偷看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初见时华美的红色长裙下摆被嫌碍事的主人随意扯开,只剩下半截短裙,黑色长发被从裙子上撕下来的布条扎起来,詹姆不由自主的扯了扯自己杂草般的乱发,他永远搞不明白姑娘们是怎么让自己那么那么长的头发永远柔顺的像刷了一层不会干的漆。

 

长发柔顺的姑娘毫不客气的瞪了回来,詹姆摸摸鼻子,丝毫没有感觉尴尬,他伸出手,决定先做个迟到的自己介绍:“詹姆斯·波特,宇宙最好的驾驶员,未来的第一侠盗。”

 

“差点被扫成马蜂窝的宇宙最好未来第一?”姑娘笑了,詹姆觉得她这样笑比舞会上冷冰冰的假笑好看多了,于是决定原谅她毫不遮掩的嘲笑。

 

“希里丝·布莱克,”希里丝说,在詹姆还直挺挺伸着的手上拍了把,就当是握过手了,“比最好更好的驾驶员,未来的……随便什么。”

 

除了帝国王妃之外的随便什么都行,希里丝在心里补充完整。

 

作为布莱克大公的长女,帝国王储的未婚妻,希里丝比詹姆更早的盯上了这艘可怜飞船,早在它还只是一堆设计图的时候,希里丝就对实验室优美流畅的模型一见钟情。

 

这是她的飞船,她想。

 

“它会是的,”陪她参观的未婚夫深情款款的说,转头就在研发人员的狂喜乱舞中砸下大笔资金,漂亮的白皙脸蛋一腔虚情假意,“你想要的一切都会是你的。”

 

我想要自由,还想照着你的小白脸来几拳。

 

第二个愿望很遗憾目前还没有落实的机会(但是总会有的。),好在第一个已经曙光在望,希里丝盯着设计图上关于速度的说明,这就是她通向自由的飞天扫帚了。

 

那天起希里丝付出了无数呕心沥血小心翼翼的准备,一切顺利直到十个小时之前,一个傻乎乎的小子自以为隐秘的闯进庆功宴。

 

“那些系统漏洞是你搞出来的?”差点让她功亏一篑的傻小子露出毫不愧疚的灿烂笑容,“我还以为是什么低级陷阱。”所以顺手全拆了。

 

希里丝陷进椅背里,以一种能让她的老母亲叫破喉咙(好像她有什么时候不是在叫一样。)的姿势翘着腿,詹姆疑惑怎么能有人把这种姿势坐出赏心悦目的优美来?

 

希里丝的黑色刘海向后自然搭开,露出漂亮光洁的额头,“感谢那些’低级陷阱’和你的运气吧,不然你就该去和黑洞谈心了。”

 

 她优雅得体的冷笑着,配上她那张美丽的脸蛋,嘲讽力十足的挑衅,可詹姆已经决定会永远原谅她了。于是他只是笑出更多的大白牙:“我也觉得我运气非常好。”偷个飞船还能偷一赠一。

 

“你那些陷阱写的真好,优美极了,”在希里丝暴起之前,詹姆及时挽回局面,“还有驾着飞船冲出基地的那下螺旋转弯,这艘飞船还能那样操作?”

 

“哼,”希里丝又陷回去,不屑的冷哼一声,眉尾却扬了起来,她得意道:“一点小把戏而已,’伤风’能做到的事多着呢。”

 

“伤风?”詹姆眨眨眼,又重复一遍,“伤风?”

 

“伤风,”希里丝咬着重音念了一边,驾驶舱的屏幕显示飞船刚刚掠过一片大狗状的星云,她洋洋得意的说,“我的飞船,我取的名字。”

 

“不!她应该叫野百合!”詹姆几乎是尖叫着脱口而出,“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给她起名字!”

 

他点开自己的腕表,瞬间无数词汇组成的投影塞满了整个驾驶舱,在詹姆和希里丝之间缓缓浮动,淡色的光映进他们的眼中。

 

詹姆激动的挥舞手腕,指着那些乱七八糟什么语言都有的词汇,“我想了这么多名字!头发都更翘了!最后才选中野百合这个最适合她的名字!”

 

“你是纠结给洋娃娃换裙子的小姑娘吗?”希里丝冲詹姆翻了个白眼,“伤风才适合它。”

 

在詹姆尖叫是她不是它之间,希里丝擅自决定各自退一步,她顺便抓起一个词汇,“你想名字,我来决定,公平吗?”

 

“劫掠者。”闪着光的词汇在她手中展开。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