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TRSB】贪婪与傲慢 3

3

火车停下时天已经黑了,稀稀拉拉的下着小雨,云层下看不见夜空,周围漆黑一片,只有一个高个秃头的男人举着灯,他阴沉着脸,大声嚷嚷着让新生们跟着他走。

汤姆被西里斯拉着跟上新生的队伍走上小路,雨点打湿了他们的黑发,小路两边是阴暗的树林,岔出狰狞的树影。

“不要害怕,”西里斯回头说,汤姆看不清他的脸,只能感觉到男孩拉着他的手安抚似的握紧了,“很快就到了。”

汤姆乖巧的点点头,他回握住西里斯的手,轻声说,“我不害怕。”这句话是真的,在他意识到黑暗能够保护自己起,汤姆就不怕黑了。

雨停了,黑暗的小路也到了尽头,一片更加黑暗的湖泊展开,汤姆抬头,越过西里斯的黑发,他看见一座巍峨的城堡,层层叠叠的窗口里灯火璀璨,在漆黑无星的夜幕下,如同梦里的灯塔矗立在湖的另一端。

汤姆眼也不眨的盯着塔楼林立的城堡,任由西里斯拉着他上了停在湖边的小船,两个男孩想跟上,被西里斯瞪了回去。

“霍格沃兹真美对吗,”西里斯趴在船沿,手指点在黑色的水面,被自动向前驶去的小船带起一道波纹,西里斯也在抬头看着城堡,他用一种温和的、怀念般的语气说:“汤姆你会喜欢霍格沃兹的,没有人会不喜欢霍格沃兹。”

越过山崖上的常春藤帐幔和最后一段漆黑的湖面,载满新生的小船停在地下码头,兴奋的小巫师们蜂拥而下,挤满了狭小的码头。

自称奥格的猎场看守继续阴沉着脸,提着灯引领着叽叽喳喳的小巫师们走过碎石和鹅卵石铺成的隧道,来到城堡下一片平坦湿润的草地。

城堡的橡木大门打开,一位穿着紫红色长袍红棕色长发的男巫走了出来,他的蓝眼睛扫过新生们,在汤姆身上停留了两秒,汤姆握紧了西里斯的手,西里斯回头看他,表情恍惚。

“辛苦你了奥格,”男巫冲着秃顶男人笑了笑,一路阴沉着脸的猎场看守脸上竟然多了点羞怯,他对男巫弯了弯腰,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欢迎来到霍格沃兹,我是你们的变形课教授邓布利多,”邓布利多说,不大的嗓音轻松盖过了新生们的吵闹,“我想你们一定饿了,但是在进餐厅大快朵颐之前,我们还需要先进行你们的分院仪式,这关系到你们未来七年的学习生活。来吧孩子们,丰盛的开学宴在等着你们。”

穿过橡木大门时西里斯停了下,他抬头看着门洞顶上精美的浮雕,微微恍神。

“怎么了?”汤姆也停下,他看着西里斯,从下了小船之后他这位新朋友就有点不对劲。

“啊?我没事……我只是、只是……”西里斯回了神,他顿了顿,越发茫然,只是什么?

“只是饿了吧。”最后西里斯说,摇摇头将纠缠他的异样感抛到脑后,拉着汤姆去追赶人群,几句话的时间,一年级的新生们已经被那位邓布利多教授带的走远了。

最终他们没有错过仪式,西里斯和汤姆两个跟在新生的最后面走进礼堂,施了魔法的天花板上阴云散开了点,四个学院的长桌上,已经落座的高年级学生们闹哄哄的,西里斯目不斜视地略过他的两个姐姐,而汤姆在西里斯没有留意到的角度里朝马尔福笑了笑。

他们站在最后,远远看见邓布利多教授拿出一顶脏兮兮的巫师帽放在小板凳上,巫师帽抖了抖,帽边裂开一条缝,大咧咧的张开好像在打哈欠。

它要唱歌了,西里斯想。

“哈——欠!”巫师帽打了个哈欠,“你们期待魔帽唱歌吗?你们以为魔帽会唱歌吗?”

“——不!今年魔帽不想唱歌,今年魔帽只想回去温暖的架子睡觉,来吧,快来吧,让魔帽看看你们透明的大脑,勇敢机灵的格兰芬多、忠诚可靠的赫奇帕奇、聪慧能干的拉文克劳、精明灵活的斯莱特林——魔帽只需要看一眼就能知道!快让我看看你们,然后魔帽就可以回去继续睡觉。”

“谢谢分院帽的歌声。”邓布利多热烈鼓掌,长桌上传来稀稀拉拉的应和掌声。

邓布利多掏出一卷羊皮纸,“现在开始分院仪式吧,我叫到名字的上来戴上帽子,坐在凳子上。”

“罗伊•艾博。”

“兰诺•艾弗里。”

“……”

“西里斯•布莱克。”

西里斯走上去,他在帽子前停了下,回头去看汤姆,然后一个个新生们陌生激动的面孔挡住了后面的汤姆,西里斯没有看到汤姆,也没有看到——看到什么?

仿佛生锈的齿轮突然卡住,停在答案边缘,西里斯使劲想也没法让齿轮再动一下。

“布莱克先生?”邓布利多出声询问忽然愣住不动的男孩。

“……”回过神的西里斯这才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包括他的两位姐姐,柳克丽霞的表情难看,大概是觉得他又给家族丢脸了。
西里斯不屑的撇嘴,转身坐下戴上帽子。

“古老熟悉的血液……又一个布莱克。”一个细微的声音在他耳边说,西里斯没有丝毫的吃惊感。

“很有天分……而且勇敢坚定,会是个优秀的格兰芬多……”声音继续说,这个评语让西里斯不由自主的笑起来,他看向格兰芬多的长桌,上一个新生的欢迎式还没有结束,脸蛋红彤彤的小女孩被格兰芬多们挨个拥抱。西里斯闭上眼,他想,不要格兰芬多。

西里斯回想着,白天的火车车厢里,他给汤姆介绍完四个学院之后,抱怨般的说起来自己想去格兰芬多,不想去斯莱特林,那里太多他的家人了。

‘可是,我想去斯莱特林。’汤姆看着窗外穿梭的麦地,表情平和,‘你知道,我是孤儿,我没有见过我的家人,我想如果我能进看中血统的斯莱特林,那么也许他们当中会有一个巫师。’

‘也许我可以找到他们。’

“为了朋友放弃吗……可敬的勇气,你不去格兰芬多太可惜了……那么,斯莱特林!”

西里斯在所有人果然如此的眼神里走向斯莱特林的长桌,马尔福让开一个位子,西里斯无视了他直接走向长桌的末端。

后面又有几个新生分到斯莱特林,都是西里斯见过的面孔,冷淡的眼神一扫,他们也就识趣的走开另寻座位了。

“汤姆•里德尔。”

“——斯莱特林。”一个完全陌生的姓氏,在斯莱特林们的切切私语里,汤姆带着开心激动的笑容走向西里斯。

西里斯也笑了,他站起来朝汤姆挥手。

没有人比在斯莱特林中长大的西里斯更了解斯莱特林了,一个麻瓜中长大的孤儿,汤姆会被那些毒蛇渣都不剩的吞食干净,他想,他要留在蛇窝里才能保护好汤姆。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