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
特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HP&SB亲情向】关于你的一切

sb生贺



他所知道的,关于西里斯·布莱克的一切。


 

1996年的6月18号,你来的很匆忙,甚至没来得及换身袍子,右手袖子上还沾着一块酱料,我猜那天的晚饭应该是牛排腰子馅饼;还有一片巴克比克的小绒毛黏在你的头发上,在你跌进帷幔时它掉到你的肩上,你灰色的眼睛还在看着我,你看着我。


再早一些格里莫广场那些安静的晚上,你会在和克利切吵完之后去找巴克比克,在壁炉边上给它梳理脖子上炸起的逆毛,你给它唱歌,都是随随便便乱唱的调子。你偶尔会喝一些火焰威士忌,但是不会太多,莫丽不喜欢酒的味道,不喜欢你喝的醉醺醺的样子,她是喜欢絮叨然而温柔的母亲,和画上那位布莱克夫人完全不同的母亲。


你会把双面镜拿出来擦一擦,这也是你不敢喝醉的原因,你在等我的消息,你担心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不能及时赶到。


更早的圣诞节,我们都在,你很开心,和斯内普的争吵也没有破坏你的好心情,你唱着圣诞歌喝着蛋酒,我们一起装饰着那座看上去不再阴沉的老宅,莱姆斯靠在门上看着我们微笑。


然后是我们共度的夏天,凤凰社的夏天,我和你住在一起,仿佛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家,我和你说起以后一起搬到乡下住的计划,我惴惴不安,我知道你会喜欢乡下的阳光的,可是我仍有些毫无缘由的担忧你会拒绝我,或许因为我不敢相信幸福会实现的那么轻易。然而你大笑着紧紧抱住我,我们开始计划我们的新家该漆成什么颜色,院子里种上什么树篱,你说我们可以再养一只猫,克鲁克山就不错,赫敏气呼呼的抱走了克鲁克山,你哈哈大笑。


三强争霸赛的终点,你守着我忧心忡忡,我最糟糕的设想里也不包含这样的情景,我看着塞德里克死去,我看着伏地魔爬出坩埚,伤风在床边守着我,我能听见你的呼吸和心跳。


你躲在霍格沃茨附近的山洞吃老鼠,你偷走路边废弃的旧报纸好分析我的处境,我冲向火龙时想起你就在我的附近,火弩箭在我手中,它和我一起冲向胜利。


这个夏天你在热带的岛屿里嗮太阳,那些给你送信的大鸟在德思礼家里掉下许多五彩斑斓的羽毛,不高兴的海德薇闹着别扭,我只能放弃养一只的念头。


你骑着巴克比克离开,我看着你的背影消失在天边,想等你洗刷冤屈的那一天,我们会在乡下有一种白色的小屋子,院子里种着黄杨树的树篱,赫敏可以带克鲁克山过来玩,在院子里一起晒着太阳。


我翻出婚礼的照片,年轻的你开怀大笑,真奇怪,过去我竟然一直没有注意到你,我从来没有那样切实的恨过一个人,我只想你痛苦,想要大人所说的,背叛我父母的你痛苦。


从德思礼家离家出走的那天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在夜晚的树篱中间瞥见你骨瘦的躯体,你对我只是个陌生的逃犯,不详的凶兆。


你越过阿兹卡班的石墙和冰冷的海水,你看见报纸上的彼得,你的心重新开始跳动,你要来保护我。


你习惯了阿兹卡班的阴冷,习惯了摄魂怪们的侵蚀,你本该麻不不仁,在想起死去的詹姆时却依然会心痛啜泣,你会想起来你的教子吗?


你在猜测今年会得到什么生日礼物,你去找彼得,他消失了,你开始恐慌,你骑着飞天摩托去找詹姆,他很久没有和你一起骑着车胡作非为了。


夏天的末尾我出生了,你从莉莉怀里接过我,小心翼翼,深怕一不留神我就会像雪糕一样化掉,你对詹姆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詹姆嘲笑你竟然也有会害怕的时候,可他从你手中接过我时,同样惶恐不已。


詹姆和莉莉的婚礼上你仿佛比两个主人公还要兴奋,你灌下一瓶又一瓶的威士忌,被姑娘们拉进舞池跳了一支又一支舞,拍照时醉醺醺的你坚持挤进新郎和新娘的中间,莱姆斯拉不动你。


你加入了凤凰社,第一战的对手是贝拉特里克斯,你的堂姐,你们都没有留手,你在她的肩上留下一道不会消失的伤疤。


你从霍格沃茨毕业了,最后一次走上霍格沃茨特快时你回头看了很多次,比起布莱克家阴森的老宅,这里更像你的家。


詹姆在戈德里克山谷外面等着你,天阴沉沉的刚下完雨,你带着布莱克家最后馈赠——满身的伤痕对他傻笑,他也傻笑着接住了倒下的你,你们都知道这场雨结束之后,会是一个晴朗的天气。


满月之下夜晚的密林带着草木和危险的味道,你们毫不在意。大脚板和月亮脸奔跑嚎叫着互相追逐,虫尾巴趴在尖头叉子的角上,随着每一次轻盈的跃动而发出惊恐的吱吱声,你觉得学阿尼马格斯是詹姆最英明的提议。


詹姆说你们可以去学阿尼马格斯,你眨眨眼,觉得这是个有趣而且有效的提议,彼得很害怕,但是他更害怕失去你们的友谊,于是你们之中只有刚刚坦白秘密的莱姆斯在试图阻止,就像这之前和之后的每一场冒险。


你选择了格兰芬多,没有多少犹豫,你走向格兰芬多的长桌,就像你本就生长在那里。


布莱克家的屋子永远都是灰暗阴冷的,你搬着小椅子坐在窗边,看看外面的阳光,扳着指头数还要多久才能离开这里去霍格格茨上学,雷古勒斯向你跑过来,他才学会咿咿呀呀的喊哥哥。


1959年的11月3日,你在格里莫广场十二号发出第一声啼哭,而五十八年之后的现在,我在这里,回忆你的一切。


评论(9)
热度(52)

© 红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