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
特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HP】【SSSB】幼犬的饲养管理与培训2

1的链接

http://honghouque.lofter.com/post/1dfdf8a7_11032e7d


2

 

在丢下那堆破烂衣物,拎着布莱克的尾巴走了十几分钟之后,一手拖着箱子的西弗勒斯忽然停下,他迅速脱下外套掩盖住箱子上的“西里斯❥詹姆斯”,在布莱克的挣扎中抓着他——它往怀里一搂改拎为抱,死鱼脸上波澜四起又强行归于平静——不是他总于抵抗不住一路上麻瓜们对他虐待小动物行径的谴责目光,而是因为街角闪现的一抹红色。

 

“嗷嗷呜呜!”布莱克显然也看到了莉莉,它激动地呜呜嗷叫,被西弗勒斯按着脑袋塞回怀里。

 

莉莉显然也看到了他们,红发的女孩似乎是犹豫了下,但是也许是出于对西弗勒斯会抱着一只小黑狗的惊讶(西弗勒斯拒绝承认这是布莱克的功劳),她没有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转身就走。

 

在她犹豫的当口,西弗勒斯已经快步迎了上去,“下午好莉莉!”他颇为激动的开口,满含期待的看着红发姑娘,莉莉已经有至少半年没有和他说过话了……

 

“……下午好,西弗。”莉莉礼貌地说,绿眼睛垂下打量着西弗勒斯怀里奋力撕咬他胳膊的布莱克,“你这是——”

 

“你这是垃圾堆里刨出来的杂种狗吗?!”另一个尖锐的声音盖过了莉莉,佩妮——西弗勒斯终于意识到了她的存在,布莱克也停下啃他手腕,转而对她龇起了针尖大的獠牙——尖叫起来,“离我远一点!脏死了!万一有什么狂犬病传染病——”

 

“佩妮!”莉莉急忙打断了自己的姐姐,脸上露出尴尬又颇为无奈的表情,她拉起佩妮转身离开,“我们先回去了,西弗下次再聊。”

 

在西弗勒斯出声挽留之前,莉莉忽然回头笑了下,“你的狗很可爱,好好照顾它。”

 

 

等西弗勒斯恍恍惚惚地一路飘回蜘蛛尾巷,醉醺醺倒在门前的男人顿时把他拉下云端。

 

当没听见男人含含糊糊的咕哝声,他目不斜视地绕过障碍物开门进了屋,木门啪的一声关上,又掉下来几块漆皮。

 

西弗勒斯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小东西眼皮抖了抖,抗议式的呜咽了声,毛绒绒的脑袋调整下姿势又趴在西弗勒斯胳膊上睡了回去。

 

屋子里只有临街的窗户里透进来一点街灯的光,黑漆漆的,西弗勒斯停了会,才开了灯回去自己的房间。

 

把布莱克放到自己床上,西弗勒斯忽然发愁起来怎么处理他了。

 

……一个阿瓦达?四分五裂?切了丢坩埚?拿去喂魔鬼藤?作成热狗?

 

西弗勒斯掏出魔杖对着床上自然而然卷成一团呼呼大睡的黑毛球,魔杖挥了几下,最终一个恶咒都没能念出来。

 

这都是为了莉莉!他答应了莉莉会好好照顾这只傻狗!拽过枕头盖在布莱克身上,西弗勒斯愤愤地想,布莱克平时绕着波特转就像只翘尾巴的疯狗,现在这样子真是最适合他了,难怪适应狗的习性适应的这么快。

 

他就等着看布莱克翘着屁股撒尿了,西弗勒斯享受着脑海恶意想象带来的快感,然后忽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

 

狗崽子要吃什么?骨头?西弗勒斯回想起来布莱克那口不用铁甲咒也蹭不破自己皮的獠牙,否决了这个答案,牛奶?西弗勒斯回忆着自己看过几眼的麻瓜动画,犹疑不定。

 

他一边想着,下楼去厨房拿了瓶牛奶和碟子,路过玄关时停了下,他打开门看看外面的天色,夜里大概会有暴雨。西弗勒斯看着仍倒在门前一动不动的醉鬼,他应该称为父亲的男人,神情冷淡得把他拖回屋子里,关上门就不再管他了,酒鬼继续咕咕哝哝,自己翻了个身。

 

然而这一会耽误的功夫,等他再回到自己的房间,床上已经一片空荡荡了,枕头被撞下床,床单皱成一团,还湿了一块,窗户开了一条缝。

 

布莱克跑了。

 

 

几十条街之外的麻瓜街头,詹姆挠着乱蓬蓬的头发,孤零零的身影立在商业街五光十色的灯光下格外萧条。

 

“西里斯跑哪去了,约好在这见面的……”


评论(3)
热度(31)

© 红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