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
特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sssb】点梗回文,sb单性转

@千泷泽  SSSB 性转SB?从来没开过的脑洞嘿嘿嘿,更愿意开车啦,嗯还是点现代夜店梗,SS遇到喝醉的性转SB神马的嘿嘿嘿o(≧口≦)o

斯内普一眼就认出了舞池中心的希里丝。
她的长发随着音乐的节奏甩动,像是海浪激荡中沉浮的黑藻;她闭着眼,嘴张开嘴角上挑,震耳欲聋的音乐吞没了她的大笑声;她穿着上次见面时那件简洁利落的机车服,夜店里一半的女人和全部的男人都在贪婪的凝视着那具肉体。
她喝醉了。斯内普几乎可以断定,通常希里丝不会喝酒,酒精会麻痹她赛车手的神经,“那是对我的谋杀。”希里丝这样说,她那双无需修饰就足够精致的眉毛嫌弃的拧在一起,
可是通常,斯内普也不会来夜店这种地方,他嫌恶那些借着酒精和药物发疯的人群胜过那些毛手毛脚的药剂师同事。
于是在分手后的第六个周末的晚十一点,终于从工作中解脱出来,昏昏沉沉被同事拐过来的斯内普,一眼看见了舞池中成功谋杀了自己的希里丝。
音乐变了,希里丝睁开眼,正对着斯内普的方向,她眨眨眼,斯内普不太确定她有没有看见人群中的自己,她又笑着红唇张张合合,一扭头接上新的舞曲。
斯内普确定了她看见了自己。
她说,嘿,鼻涕精。

霍格沃茨湖边的阴影里,希里丝拉着他摔进草丛里,她捧着他的脸说,嘿,鼻涕精。
斯内普吻了他傲慢的姑娘。

评论(3)
热度(46)

© 红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