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HP】【rbsb】星战au 片段

西里斯会梦到燃烧的圣殿,科洛桑巨大夕阳之下,赤红的火焰吞噬了他生长之地。西里斯站在火场之外,绝地武士的尸骸堆积如山,火焰蚕食着他们,黑洞洞的眼睛从四面八方凝视着他。

【你为什么没有来?你为什么没有来?你为什么还活着?】

西里斯倒退一步,一具幼小的尸体绊倒了他。西里斯看着那焦黑的面孔,从记忆里翻出来女孩追着他跑过大殿的影像,她吵着要自己带的是什么?西里斯回忆着,那是他对于圣殿最后的记忆,天气很好的上午9点,他跟着穆迪登上去往布朗斯顿的飞船,迫降在詹姆的故乡。

【你去哪里了?你去哪里了?你为什么不回来?】

悬挂在梁上的穆迪嘴巴一张一合,一把光剑穿透了他的喉咙,留下焦黑的伤口,西里斯低头,他的光剑握在手中,毫无理由的,他知道这就是杀死穆迪的那一把。

那时候他在做什么呢?西里斯恍恍惚惚回想,他的同胞们被皇帝像猪狗一样屠宰的时候,他正躲在共和国边缘的小行星带里和边境军玩捉迷藏……

“这就是你的噩梦吗?”

西里斯猛地睁开眼,审讯室里炽白的灯光刺痛了他的眼睛,眼泪不可抑制的流出眼角,铐住手脚的审讯椅制止了他捂住眼睛的条件反射,西里斯看见一团模糊的黑影。

“愧疚绝地武士们被屠杀的时候自己的缺席?痛苦与无法拯救的,被你背叛抛弃的老师和朋友?”

黑影继续自顾自的说话,西里斯认出来他漆黑狰狞的头盔,沃尔普及斯的骑士,皇帝的走狗。

“你在偷窥我的梦境,”囚徒冷静开口,残留一丝梦境里带出来的嘶哑,"下次我会让你永远留在里面。"

"我不怀疑这点,”黑衣的骑士用他那被头盔扭曲的诡异声线笑了一声,“最后的绝地……逃兵,”

“西里斯·奥莱恩·布莱克先生。”他摘下头盔,露出年轻干净的面孔,西里斯听见另一个柔软的声音在说话,“我是沃尔普及斯骑士团的雷古勒斯·阿克图卢斯·布莱克,陛下的忠仆。”

“初次见面,兄长。”

“很高兴见到您,”雷古勒斯贴近他那张肖似囚徒的脸,表情和语气克制不住激动的起伏,这让他看起来更加年轻了,“我一直都很想见见您,自从那些绝地武士从母亲怀里抢走您之后……我一直期待着这一刻,哥哥。”

评论(6)
热度(39)

© 红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