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SW】【obikin/OA】亡者的细语

我慎重保证这是18k纯正甜文

OA Festival活动文, @OA Festival 



1

 

“我讨厌沙子。”安纳金说。

 

他浮在欧比旺的身边,热风卷着沙子穿透他半透明的躯体,沙子已经伤害不到他了,但是这不妨碍他继续厌恶这些无处不在的沙尘。

 

何况它们还在伤害着他的师傅,它们卷进欧比旺那么日益茂盛的胡子里,难以清理纠缠不清,捂住整张脸的头巾也挡不住它们,那些沙子,那些讨厌的沙子总能从任何地方转进去,让人发痒,让人疼痛。

 

欧比旺走在沙丘里,他回头看了看,四周依然是无尽的黄色沙丘,塔图因的两轮烈日在他头顶烘烤,卢克和拉尔斯一家已经离远。

 

“为什么不能在卢克那里多留一会,”安纳金闷闷不乐,他飞下来和欧比旺一起走路,半透明的荧蓝色身体被太阳晒的脱色,他继续嘀咕,“这么多沙子,沙子就是这样让人讨厌的东西,看看你的胡子吧,它们快被沙子埋了。”

 

“我讨厌塔图因。”

 

2

 

安纳金讨厌塔图因,这不代表他就会喜欢其他地方,比如奥朗德。

 

这里太像纳布了,绿色的山林,蓝色的湖泊,风也是柔软的,像少女的绻绻细语,这里不是纳布,纳布也不再有等他回去的天使。

 

欧比旺蹲下身体向年幼的小公主告别,大病初愈的莱娅·奥加纳惨白着小脸,她牵着父亲的手,在父亲的鼓励下向救了她的陌生叔叔一本正经地行着宫廷礼,“谢谢您肯诺比将军。”

 

“我还能再见到您吗?”她太小了,即使欧比旺蹲下身体,她也抬着头才能和他对视,棕色的眼珠子里满含希冀。

 

“当然,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欧比旺放柔了语气,微笑着说,他和女孩握手,记忆被勾起一些几十年前的旧事,他和似乎同样年幼的安纳金在奎刚的注视下交握双手,孩子的手掌小的可以被他完全握在掌中。

 

记忆里的另一个主角蹲在莱娅身边,安纳金想要给她一个拥抱,莹蓝的虚影穿透女孩的身体,两个身影仿佛交叠。

 

“那蓝色的哥哥呢?”莱娅说。

 

欧比旺和安纳金同时愣住。

 

“有时候会跟在将军你身边的,那个很好看的蓝色的哥哥,他也会再来吗?”公主天真地眨着眼睛,不明白周围的大人为什么突然都一副发现牛奶里被她加了十倍糖的表情。

 

3

 

“你在这里吗,安纳金?”因为莱娅突然的发言而滞留奥朗德的欧比旺给自己倒了杯酒,他对着空气发问。

 

“莱娅说她看见你了,”他继续自言自语,“她说你一直跟在我身边,这不可能。”

 

“你恨我。”他喝了一口烈酒,辛辣的气味唤起穆斯塔法的硫磺味道,安纳金倒在那边,表情扭曲到看不出俊美的痕迹,他声嘶力竭地嘶吼着我恨你,火焰吞没了他。

 

这是他对安纳金最后的印象,再之后就是科洛桑爆炸,皇帝和维达双双罹难的消息。

 

皇帝的死亡并没有带来和平,相反的,失去了皇帝的暗中掌控,战乱迅速失控,战争席卷了整个银河,西斯的阴影尤在,欧比旺无暇悼念他堕落的学生。

 

就好像他不去悼念,心脏空缺的那一块就没有在日夜不息地疼痛一样。

 

“你恨我,即使你的英灵存在,又怎么会待在我身边,”欧比旺捂着脸,手掌埋进胡子,“如果你的英灵在我身边,为什么不让我看看你。”

 

“安纳金,你为什么会堕落,为什么要去杀帕尔帕廷。”

 

4

 

如果你的英灵在我身边,为什么不让我看看你。

 

“是你不愿意见我。”安纳金有点委屈,曾经这种时候他会乐意去找帕尔帕廷倾诉被师傅忽视的忧伤,然而他的西斯师傅几年前就已经被他送去见师祖了,于是现在他只能浮在欧比旺身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他日渐沧桑的胡子。

 

“莱娅都能看见我,只有你像个瞎子,”安纳金想到跟着欧比旺去杰达圣城时碰到的年轻盲人力敏,似乎对自己在原力的存在若有所觉,更加愤愤不平,“还不如瞎子!”

 

他戳了一会,一无所觉的欧比旺已经喝多睡下,安纳金盯了他一会,脑中忽然浮现侍女们讲给莱娅的那些童话。

 

天选之子从不缺乏活跃过头的联想力和行动力。

 

安纳金慢慢凑近,如果他还有心跳,这时候大概已经绷断了血管,凑近,再近一点,嘴唇轻轻贴上他的老师傅……凑过头穿模了。

 

……童话都是骗人的!

 

“大哥哥……不对,另一个爸爸?”

 

安纳金僵硬着回头,穿着睡衣抱着小熊的莱娅一脸天真的看着他。

 

5

 

欧比旺和贝尔一家告别,独自乘上飞船,战乱未平,和平难得,作为硕果仅存的绝地,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莱娅跟我说,她看见你在做奇怪的事。”欧比旺微笑着,自语自语一样对空气说话,R2嘀哩嘀哩转着圈看他一眼,又转回去了。

 

安纳金抱着膝盖漂在空着的副驾驶座上,装聋作哑假装没听到欧比旺的话,他宁愿他们是在塔图因,那样至少他可以把头埋进沙子里。

 

欧比旺笑了笑,不再说话,专心驾驶飞船,既然知道了安纳金就在这里,那么他就不得不提起全部精神来驾驶了,毕竟现在可没有委员会和共和国来为坠毁的飞船买单。

 

他依然看不见安纳金,可是没关系,等战争结束——战争总会结束的,他们还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来研究问题所在,他们会走遍所有的行星寻找遗迹,也许能够在废墟上重建绝地,他们会一起看着卢克和莱娅长大,他们还有那么多时间。

 

他们终将再见。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