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SW】【obikin/OA】恨·欲

·学徒王x西斯安,年龄逆转

·OAF活动文

·NC17?

· @OA Festival 


绝地之道,仇恨不是。


欧比旺还是会经常想起尤达大师那些语序混乱的教诲,矮小的绝地大师拄着拐杖,在认真挥舞训练光剑的幼徒之间走动,欧比旺甚至记得他说这句话时轻轻摇晃着的低垂脑袋,和绿色头顶上绒毛一样稀疏的白发。


是啊,仇恨不是绝地之道,欧比旺想,一剑斜劈下去,拦腰斩断投影成西斯影像的训练机器人。可是已经没有绝地了,欧比旺-肯诺比,已经不是绝地了。


训练机器人的断肢散落在地,蓝色的虚影波浪一样扭曲抽动,消失在空气里。


而西斯虚影的主人跨过机器的残骸,走出训练场的阴影。


“干的不错,我的学徒。”西斯摘下兜帽,露出欧比旺所仇恨的俊美面孔,金红的眼睛看着欧比旺似笑非笑,达斯维达对着他年轻的学徒轻声教诲,“但是要杀我的话,你还需要继续努力。”


“仇恨本身是杀不了任何人的。”




但仇恨会带来欲望,绝地告诉欧比旺爱会导致渴求,渴求带来欲望,欲望蒙蔽心灵,欲望使人堕落。可绝地没说过恨也会带来欲望,渴求和憎恶,带来的糟糕后果并无差异。


欧比旺狠狠咬住维达的肩膀,牙齿穿破过布料撕裂皮肤,直到血腥味渗透布料,在他的口腔里扩散蔓延才松开。维达低声轻笑,毫不在意肩膀上的尖锐刺痛,西斯尊主向来默许他的学徒在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上发泄怨愤,维达享受着来自欧比旺的仇恨,原力的黑暗面在他们之间涌动着欢呼雀跃,他乐在其中。


维达捧起学徒年轻的、但已经开始有稀薄的胡须生长的下颚,他亲吻着那带着新鲜血痕而显得狰狞的嘴唇,品尝那来自自己的血腥味。


欧比旺毫不客气的侵入年长者的口腔,西斯尊主敞开牙齿防护的界限,灵活的舌头诱导着年轻人动作生涩而粗暴的长驱直入,凶恶掠夺空气和痛苦。可是这还不够,还不足以填补欧比旺心里被仇恨撕扯出的空洞,和漆黑空洞里蔓延滋生的欲望。


欲望沿着空洞的边缘渗漏,从心脏渗入血管,沿着血管蔓延四肢百骸,最后侵蚀欧比旺的大脑,湮灭理智。


欧比旺急切而不得章法,他顺从本能延着维达修长而喉结突出的颈项往下,一路啃噬过锁骨,扯开布料在胸膛和肩膀打转,胯下挺立的滚烫肢体隔着长裤,在维达肌肉流畅的腿上胡乱磨蹭,无所适从。


“绝地的教育。”维达抱怨了一声,决定担负起自己作为师傅的教导责任。年长的西斯褪开双方的长裤,向他的学徒打开双腿。他用原力包裹住那柄青涩的剑刃,拨撩的同时也引导着剑身指向正确的方向,允许那仇恨锻造的利刃刺入他的血肉。


欧比旺陷入紧致而温暖的黑暗里,那来自维达的黑暗如温暖的怀抱一般接纳了欧比旺尖锐而痛苦的欲望,欧比旺放纵欲望被仇恨驱使,如同野兽一般横冲直撞,撕裂维达的血肉和皮肤,留下一路在白皙皮肤上格外扎眼的丑陋痕迹。


“我曾经那么、那么的……”我爱过你……欧比旺说不出那个词汇,只是想到都会让他的心脏抽搐疼痛,空洞里仇恨和欲望的浪潮翻涌,他把脸埋在维达的肩上,再一次狠狠咬住维达的肩膀,脸上一片潮湿,欧比旺不去想那是自己的泪水还是维达的血。维达的手揽住他的后颈,慢慢抚摸那里凌乱的短发。


师傅……欧比旺想,我曾经那么的期待成为你的学徒。




科洛桑的正午阳光总是会让安纳金联想到塔图因的两个太阳,他把皮肤都藏进绝地的斗篷兜帽里,用来隔绝热辣的光线,走向停在广场上的飞船。


“天行者大师!”有人喊住他,安纳金回头,看见绝地幼徒跑过圣殿空旷的长廊,他停在建筑投下的阴影里看着安纳金,就算安纳金不去关注他身边激荡的原力,幼徒故作镇定的表情也出卖了他全部的心事。


“下午好,小肯诺比。”安纳金向他走过去,他看到这个一向沉默的幼徒红着脸,悄悄偏开视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下午好,天行者大师。”欧比旺闷声道,“我……我来向您道别。”


我要被送去班多米尔了。年轻的——但也年老到快要失去幼徒资格的欧比旺·肯诺比在心里说,他难过的想,他成不了绝地武士了,以后也很难再见到天行者大师了把……


“谢谢你来给我送行,肯诺比,我很快就会从穆斯塔法回来。”安纳金说,对少年的心思了如指掌,他——达斯维达畅想着这座圣殿被黑暗侵染和少年干净面孔上染满仇恨和绝望的未来,不由勾起嘴角,“到时候也许我会需要一个学徒。”


“……?!”欧比旺却对年长的绝地小心隐藏的黑暗一无所觉,他只是傻乎乎的愣在原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恶作剧的玩笑话。


“等我回来吧,肯诺比,”安纳金微着,风鼓起他的长袍,英俊的面孔隐藏在兜帽的阴影里,“原力与你同在,我的……学徒。”


天行者的飞船早就已经消失在天际,欧比旺的心脏却还在应和着原力跃动,每一个路过的绝地武士和学徒都能感受到原力里广播的激动和快乐,少年必须要死死捂住嘴巴才能阻止自己傻笑出声。


等他回来……等他回来……欧比旺的蓝眼睛发着亮,他不断回想着天行者离开的那个微笑和承诺。少年猛地跳起来,他奔向训练场,等天行者大师……等师傅回来之前,他要更加努力、变得更加强大才行。


原力与你同在,我的师傅。


评论(6)
热度(52)
  1. 紫渲_红喉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OA Festival
    按顺序是第五篇,但是因为某些重所周知的理由不得不再转一次。

© 红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