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SW】【ALLA】点梗产物

OA,逼jian人夫【天灵玲】

 

年龄操作,年轻西斯学徒o/退役绝地英雄a

 

欧比旺坐在纳布议员家奢华的沙发上,看着在厨房和客厅之间忙进忙出的任务目标,头脑发懵。

被任务目标塞到手里的热可可还在冒着热气,由内而外散发着诱人的浓郁香气,欧比旺悄悄的吞咽口水,虽然原力清晰的指明这只是一杯毫无危险性的,纯粹的牛奶和巧克力混合物,但是出于西斯的自尊,他决心拒绝敌人的糖衣炮弹。

“你师父是达斯·摩尔?”端来果盘放在玻璃几案上的空档,安纳金终于有空问一下小客人的来历,十分钟之前举着光剑的小西斯按响了门铃,安纳金打量着一张营养不良的少年面孔,顺手把给自己泡的热可可塞了过去,然后领着他坐到了客厅里。“你叫达斯什么?”

“谢谢,”欧比旺乖乖点头,嘴上一圈褐色的奶渍,“达斯·欧比旺。”

“达斯摩尔让你来杀我?”安纳金在他对面坐下,好奇地问,他把果盘推近男孩,“伊拉果,很甜的。”

“嗯,”欧比旺继续点头,想起师父给予的任务,忽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师父说要先奸  后杀。”

 

 

OA,美国农民生活【天灵玲】

 

“上吧R2-D2!”安纳金一叉子下去,又翻出一窝田鼠,灰色的小怪物们叽吱乱叫着四下窜开,R2-D2,安纳金饲养的猎犬欢快的叫着,紧扑过去。

而C-3PO,安纳金的另一只猎犬还躲在欧比旺腿后面,紧张兮兮的盯着田鼠。

欧比旺实在不明白安纳金为什么要养一只连田鼠都害怕的猎犬,就像他也不明白安纳金为什么要给猎犬取R2-D2和C-3PO这种仿佛机器型号的名字,不过既然安纳金喜欢,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也都无所谓了。

于是他现在只是一手扶着酸痛的腰,一手撑着铁叉,眯着眼看着依然干劲十足的安纳金和R2-D2,感慨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

安纳金注意到欧比旺的视线,停下手上的活,转过头来看他,草帽的边沿在他笑容欢快的年轻面孔上投下一块参差不齐的阴影。

“老欧比,你这就不行了吗?”

 

 

KA,想看kylo穿越单恋维达被同样穿越的卢克发现【卷湮金风】

 

“——Kylo,我们需要谈谈,关于维达的事。”

因为来自舅舅——kylo现在不怎么想这么称呼他,当然以前也不想——的消息,kylo坐到了这间喧闹酒馆的小隔间里。

他瞪着对面年轻的小个子男人,一言不发。意识到卢克是独自赴约,另外两位他更加不想见到的人不在,kylo微微松了口气。

“kylo……”年轻的卢克·天行者叹气,他揉着眉心,头痛欲裂。这个上辈子就让他伤透脑筋也伤透心的外甥,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依然没有消停,原力知道卢克眼睛一睁发现自己回到了几十年前的死星上,还来不及高兴的蹦起来亲老本和韩,就发现自己的外甥跟在他外公身边耀武扬威时的心情。

好在最后结果不错,奥朗德没炸,老本还活着,除了莱娅以为扑过去抱住她的自己是流氓之外一切都很完美,卢克甚至抽空丢给kylo一段约见的信息。

“他……维达……”卢克斟酌着言辞,思考怎么询问外甥那件上辈子就在困扰着他的事情,才能不刺激到他娇弱的心灵,“知道了吗?”

“我全都告诉他了,”kylo眼眉高飞志得意满,他偷偷撇了眼隔壁的隔间,他新的master正坐在那里,kylo想,如果不是维达想见卢克,他才不来这里。“我现在是他的徒弟,等解决掉皇帝,我们会一起统治银河系!”

“全都说了?”卢克捧着的水杯框的一声砸出去,他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外甥,“包括你十六岁开始就用他照片打  飞机?”

伴随着kylo的尖叫“你怎么知道!不对你在胡说什么!”,又是一声哐当响,卢克回头,看见一张同样瞪大眼睛,表情震惊的面孔。

“……父亲?”

 

 

HA, 老韩和一个美少年尴尬约会但是不知道对方其实是维达【爱斯基摩羊】

 

黑道au?偏题了

 

韩索罗对自己男女不拘的魅力值向来很有信心,他习惯美貌少年和女孩们挑逗的暗示眼神就像习惯随时从衣服上撸下一把楚巴卡的毛。

所以当那个少年推开酒吧大门,带着下午的阳光一起刺进灯光昏昏的室内时,他甚至还有余力判断少年身上看似朴素的高定时装价值几何。

大门合上,阳光流泻,然而少年如阳光般干净清澈的面容却留了下来。

少年轻挑着眉尾,环视一圈东倒西歪,仿佛是沉浸在彻夜狂欢中的尸体们,表情似乎很是嫌弃。

拿来的大少爷,迷路走错门了吗,韩索罗心想,他靠在吧台上,又灌下一大口不知道是什么的酒。

仿佛听到韩索罗的腹诽,少年的视线定格,韩索罗回头看了看,后面只有东倒西歪的空酒瓶。

“找我吗小美人?”韩索罗转头,对着径直向他走来的少年露出挑衅的轻浮笑容。“我不接帮写作业的任务。”

“赏金猎人韩索罗。”少年双手抱胸,在距离韩索罗一米的地方停下,似乎是嫌弃韩索罗身上的酒臭味和血腥气,他眉毛纠结在一起,甚至带起几层抬头纹,这让他看起来像个活人而不是橱柜里的玩具娃娃了。“我有任务找你,报酬你定。”

韩索罗笑了,他开始喜欢这个陌生的少年了,他就喜欢这样干脆的雇主。

“成交,不过……”韩索罗没有问任务是什么,他灌下最后一口酒,顺手打开一边的老旧唱片机,陈旧而舒缓的女声响起。韩索罗凑过去,轻轻揽住少年的后腰,他弯着腰,混杂酒气的灼热呼吸喷在少年耳垂,“你要先陪我跳支舞。”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