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SW】【obikin/OA】爱·欲

·绝地王x学徒安

·NC17

·OAF活动文 @OA Festival 



欧比旺一生中有过许多遗憾和后悔的事情,但是这一件——同意和安纳金交往,他确信这绝对会是他会后悔到生命最后一刻的事情。




窗外在打雷,闪电横过,透过窗帘投下树枝狰狞的阴影。轰隆隆的雷声碾过去,欧比旺睁开眼睛,看见抱着枕头站在他床边的学徒。

安纳金把脸闷在枕头,他眨着蓝眼睛,一声不吭。

“安纳金,回你自己的房间。”欧比旺板着脸,上床之前梳理整齐的胡子和他的语气一样严肃方正。

“可是师傅,”安纳金眼巴巴看着欧比旺,闷在枕头里的声音像淋了雨、呜呜叫的幼犬一样,可怜兮兮的,“外面在打雷!”

年长的绝地不为所动,他驱逐自己学徒的态度依然坚硬,“你自己可以处理好打雷的问题。”

“安纳金,你十岁之后就没怕过打雷了。”

“……这不公平!”安纳金猛地把脸从枕头里拔出来,两颊气鼓鼓的,河豚一样膨胀着,他不服气的嚷嚷着,“你不能因为我爱你而拒绝和我睡在一起。”

年轻的学徒扬着头,梗着脖子对他的师傅气势汹汹:“你不能答应和我交往却一直躲着我!”

“……我没有躲着你。”欧比旺和安纳金互相瞪视了几十秒,最后是欧比旺率先败阵,他偏开视线躲避少年燃烧着纯粹爱意的热烈视线,最终无可奈何的退让。他往后边挪了挪,拉开被子留出足够容纳安纳金的空间,“上来吧。”

安纳金气哼哼的爬上床,他放好枕头,调整成蜷缩着爆住膝盖的姿势,把金色短发的脑袋窝进欧比旺的怀里。

他已经是比年长者更加高挑的少年了,生长期修长而消瘦的四肢维持这样的姿势并不舒服,可他依然固执的维持着幼时依偎师傅的姿势,他随着年龄增长而色泽日益沉静的金发如同暗金色的火鸟,栖息在欧比旺的怀抱里。

欧比旺肢体不自在的僵硬,他给安纳金拉上被子,因为常年挥使光剑而覆盖厚茧的大手犹豫着,最后落在少年短发扎手的后脑勺,轻轻安抚。这个原本师徒之间显示亲昵的普通动作,因为少年决然表露的心意和年长者错误的回应,而带上了暧昧不清的意味。

“师傅,”安纳金从欧比旺怀里扬起头,“吻我好吗?”

他的蓝眼睛凝视着欧比旺,专注而热切的,仿佛他的世界里除了爱他所注视的人之外别无他物,仿佛他的生命里唯有这一件事存有意义,这几乎烫伤了僵住的人。

这是错误,欧比旺想,现在还来得及挽回错误,只要推开安纳金,只要拒绝他,他们就还是正确纯粹的师徒。

可是欧比旺无法拒绝他,他口干舌燥,无法避开那灼烈渴求的视线,他的心脏在身体里流窜,在每一寸皮肤贴合的地方流连,就是不肯好好待在它应该待的地方,甚至原力也在他耳边轰鸣着,因为少年溢出身体的,在原力里回荡的爱而躁动叫嚣。

欧比旺确信这会是他后悔一生的错误。

他轻轻摄住少年饱满的下唇,彼此的唇纹贴合,安纳金伸出胳膊揽住欧比旺的脖子,年轻人的回应如同他的爱意一样汹涌热烈,他胡乱抓着欧比旺,急切而混乱的回应着这个吻,欧比旺不得不翻身把安纳金压着他的身下,他压制住学徒毫无章法的混乱,就像之前安纳金每一次的胡作非为一样,绝地大师总能压制住他重新掌控局面。

安纳金安静下来,欧比旺正在加深这个吻,绝地大师的舌头和他光剑一样沉稳而强势,他引领着学生探索自己的口腔,一寸一寸品味过味蕾、舌苔和唇带,唾液和榨自肺叶的气体彼此融汇,无可分解。

安纳金仿佛融化成了一滩火,沸腾的大脑里塞满了欧比旺的气息,把其他一切的东西都挤成了角落里的碎纸屑,可他还在渴求着更多,更加实质的欧比旺,更多的,更加实际的,可以的填补他心里被爱烧出的空洞的……

欧比旺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姿态填满了他。

绝地大师的进入就像木柴插进火堆,由此带来的疼痛和快乐如同火油喷洒,他让安纳金这团火焰沸腾,火苗沿着原力蔓延,欧比旺也喘息着,和安纳金交换灼热的呼吸,他的心也在燃烧着,渴求着,不得满足。

“你爱我吗?”安纳金搂着欧比旺的肩膀,在肩上留下一道道抓痕,他柔韧有力的腰弓起,让年长者更深的进入他,汗水浸湿了皮肤贴合的地方。他在欧比旺须髯繁盛的鬓角磨蹭自己的脸颊,“师……呜、呜啊,师傅!”

“师傅,你爱我吗?”他一遍一遍的说,比起发问,更想是自言自语的反问,“你爱我吗?欧比旺,欧比旺,你爱我吗?”

欧比旺沉默着,他一下一下深入填补着安纳金,然而他双臂却不由自主的收拢,紧紧搂住怀里的少年,像是担心他会化掉溜走,又害怕他会被自己碰碎。

终于欧比旺的欲望喷涌而出,安纳金也小声喘息蹭着欧比旺的小腹释放。




安纳金睡着了。

精疲力尽的少年枕着欧比旺的胳膊熟睡,可欧比旺已经过了累了就能马上睡着的年纪,他安静看着学生睡着之后眉目舒展的侧脸,空着的手轻轻摩挲他年轻饱满的额头。

“安纳金……”欧比旺小声念着学徒的名字,过去避如蛇蝎的词汇在他唇舌里跃动,呼之欲出。不是对安纳金的回应,而是欧比旺不得不对自己坦白,无法再对自己的心和欲望视若无睹。

“我爱你,安纳金。”

窗外雷声已经停了,两轮卫星的光重新透过云层,在窗台投下树枝模糊柔和的轮廓。

“我也爱你,师傅。”安纳金闭着眼睛,轻声说道。


评论(5)
热度(34)
  1. 紫渲_红喉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OA Festival

© 红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