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SW】【obikin/OA】猫咪战争、直肠测温器与天降正义(上)

oaf参赛文,梗来自紫渲、爱斯基摩羊,感谢授权

 @OA Festival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绝地猫和西斯猫们挥舞着最致命的武器,在这块饱经磨难的土地上彼此厮杀,挥洒猫毛。

 

无数只猫咪喵呜倒下,又有无数只吐着奶泡的奶猫接过武器踏上战场,到最后连战争的始作俑者都忘记了为何而战,只有战争的铁轮还在继续,一路打着喷嚏碾过猫毛飞舞的土地,也许永远都不会停下。

 

而欧比猫已经厌倦了这一切。

 

它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一些事来改变这一切。

 

 

 

安纳金抬头看看天空,三轮明晃晃的太阳构成标准的等边三角形,他揉着刺痛的眼球想这不科学。

 

然而他低头看着猫蹲在岩石上,巨大蓬松的尾巴搁在一边,尾巴尖轻轻上下晃动的黄色生物,又觉得这非常原力。

 

忍耐住按住尾巴尖的冲动,安纳金不得不非常努力才能做出一本正经的表情,他半蹲下和未知生物严肃交谈,“你说你是欧比……猫。”

 

“是的,我是绝地武士欧比猫,”自称欧比猫的生物点头,尖耳朵里戳出来的几茬长绒毛跟着晃动,“另一个世界的安尼人,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喵~~”

 

“噗!!!!”因为这最后一声婉转起伏的喵,一直试图绷住脸安纳金终于没能忍住破功。

 

好在这个欧比……猫依然有着“谈判家”的高端素养,它依然优雅的猫蹲在岩石上,尾巴晃了晃,摆到另一边继续摇晃尾巴尖,下巴上络腮胡般堆积的黄色颈毛随风浮动,敦厚的身体稳如磐石。

 

它湖蓝色的眼睛注视着有着用前爪死死捂住嘴巴,痛苦弯腰的高大生物,包容了他的无礼冒犯,毕竟他的神态那么像学徒时的安尼猫,欧比猫有些忧伤的想起安尼猫绕着它翻滚打转时喵喵叫声,那仿佛只是昨天的事。

 

等到安纳金的反应平复许多,欧比猫才继续向他解释整件事情,“是我把你召唤到这里,我查到这座西斯古神庙——”它摇晃尾巴示意安纳金去看他身后黄沙垒成的土包……神庙,“可以打开通往其他世界的门,所以我来召唤你,好结束这场荒喵的战争……”

 

“因为喵……我们的天选之猫——安尼猫已经不在了。”

 

安纳金愣了愣,这是说这个世界的他……他的猫已经死了?他想打断欧比猫问个清楚,然而欧比猫全身猫毛都垂拉下来的神情,却让他有些不忍心追根究底,克制住去揉捏那些软毛的欲望,他忍不住想,如果是他的欧比旺……会露出这样的神态吗?如果他被困在这里回不去,那么欧比旺……

 

“维达达斯猫……邪恶的西斯猫杀了它。”欧比猫很快重新振作起来,它看着似乎也变得消沉的安纳金,继续说道,“只要打败西迪厄斯达斯猫,拿到它的秘密武器,我就可以重新打开门,让安尼人回家喵,回去欧比人的身边。”

 

“或者你可以直接跪在尊主猫的面前,祈求它的怜悯。”另一个柔媚的喵叫声打断了欧比猫,安纳金和欧比猫一起转头,一个优雅的身影慢慢转出岩石下的阴影,肉垫踩在砂石上,轻盈而悄无声息,它身形消瘦纤长,光裸的灰蓝色皮肤上没有毛发,却穿着黑色皮革般的服饰,神情阴冷倨傲。

 

安纳金的表情再次扭曲,他心里因为这熟悉的感觉浮起某种猜测,欧比猫证明了他的想法。

 

“下午好,亲爱的文崔猫,你的步伐还是这么优美。”欧比猫随意的打着招呼,然而身体已经挺直,尖爪伸出指缝,在岩石上轻轻磨砺,随时可以一跃而下抓向敌人的咽喉。

 

“……文崔斯。”安纳金回头看看欧比猫,又转回去看看新来的熟人猫,同时感叹果然还是欧比旺,以及怎么走哪都能碰上文崔斯,他嘴角抽了抽,“你还是这么秃。”

 

“无礼的家伙!这是黑暗面的荣耀。”文崔斯哼了声,它摇晃着尖细的尾巴,“只有愚蠢的绝地才会把那身麻烦的毛当成宝贝守着,而黑暗面会给予我们裸露的自由。”

 

“不要被它蛊惑,”欧比旺一边戒备,一边严肃的告诫安纳金,“黑暗面会使猫脱毛,除了杜库猫还剩一戳头顶的毛,我所见过的每个西斯猫都脱的一干二净。”

 

“好……”安纳金努力憋着笑,他摸出光剑,然而看着剑拔弩张互相瞪视的两只猫……他忽然意识到被他忽略的一个问题,“欧比猫……你说你是绝地武士?”靠爪子打架的绝地武士?

 

“当然。”欧比猫尾巴甩甩,挪动屁股,从肚子下厚厚一层黄色长毛里拖出一根蓝白相间,前粗后细的棍状物。

 

“这是?!”安纳金表情完全绷不住了,五官扭在一起精彩纷呈,他的眉头剧烈跳动着,自从一次不听指挥跳进海里把自己弄感冒,被欧比旺按在床上强行体验过之后,安纳金确定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东西。

 

“是的光剑喵,最优雅漂亮的武器,绝地武士的象征。”欧比旺一边说着,一边用尾巴卷起……光剑,而它对面的文崔猫也冷笑着,也用尾巴从皮衣外面的带子里,卷起一根……光剑。

 

熟悉的嗡鸣声响起,终于调整好表情的安纳金木着脸看着……光剑细的那一头窜出一条细细长长的光刃,欧比猫和文崔猫各自卷着蓝色和红色的光剑,嗷嗷叫着扑打到一起,蹭蹭刮下欧比猫几簇长毛,四处飞毛。


于是这场战斗迅速以安纳金的介入而告终,他轻松缴下两把……光剑,一巴掌拍到文崔猫的头顶,文崔猫一头栽倒,在倒地之后又迅速跃起,威胁般喵喵叫着,然后一扭头窜进岩石堆里,跑了。


安纳金顾不上它,他心痛的把欧比猫抱进怀里,小心梳理颈毛缺失的那一块,如果刚刚文崔猫的攻击再深一点……


“很快就会长好的喵。”欧比猫用舌头轻轻舔着安纳金的手腕,湿软的触感让后怕中的安纳金放松了一点,意识到欧比猫是在安慰自己后又觉得有点好笑。


他摸着欧比猫敦厚的长毛,刚刚在地上翻滚几下的功夫就已经沾满沙尘。安纳金用原力欧比猫梳理长毛,揪出陷在里面的沙子,他想着手感比欧比旺的胡子好多了,欧比旺是不是正在找他……


“走吧,我们去找那个什么西斯猫。”


然后回家。

评论(10)
热度(59)
  1. 紫渲_红喉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OA Festival

© 红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