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三无凹粉,不逆,擅长把天聊死,人和文一样无趣

【旧剑金旧闪】黄金的沼泽 (上)

•旧剑金/旧剑旧闪/金旧闪
•PG13
•箭头方向是旧剑>< 旧闪 >金>金
•大概算是黑大哥现pa?

        1

  ”我见了吉尔伽美什。“

  亚瑟说这话的时候基加美修刚从机车上下来,他凌乱的金发上还残留着山道夜风的味道,干净漂亮的脸上是不会在吉尔伽美什脸上看到的明快笑容,这总会让亚瑟联想到夏天和阳光,偶尔还有沙滩。

  基加美修转过身,他看着亚瑟,带着种短暂空白的神情,笑容还凝固在脸上,不知道该转变为哪种恰当的表情。亚瑟等了一会,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基加美修终于慢慢的睁大眼睛张开嘴,他说:“啊……”

  他应该说些什么的吧,或者问些什么,关于他分别十八年的弟弟,然而到最后,基加美修能说出口的只有这一个词。

  亚瑟想他也该说些什么,比如他代表卡美洛和吉尔伽美什达成了些什么协议,比如那位乌鲁克的年轻教父确实和阿尔托莉雅形容的一样,比基加美修更加恶劣,比如他们兄弟俩一看就是同卵双胞胎,比如基加美修他的裤管上溅满了山路上的泥泞。可他张开嘴,说出来的却是另外一件完全无关的事。

  “我要和格尼薇儿订婚了。”他说。

  2

  基加美修没有出席亚瑟和格尼薇儿的订婚典礼,这不奇怪,作为家族的清道夫,基加美修从不在这种场合出现,何况他也根本不喜欢这里,亚瑟想,贴身繁复的礼服让他快要窒息了,而基加美修肯定是不愿意老老实实穿好礼服的。

  基加美修没来,吉尔伽美什倒是让人送来了礼物。

  亚瑟维持着友好和冷淡都恰到好处的僵硬微笑,从有种少女般姣好面容的绿发青年手上接过礼物,一条厚重的黄金手链,连包装都没有,就那样被青年随意拿在手上,又随意递过来。

  “吉尔选的,我觉得太丑了。”恩奇都随意的说,随意的叫着吉尔伽美什吉尔。

  “嗯……”亚瑟看着手上的礼物,仿佛被恩奇都传染了随意的态度,他脸上露出整个典礼里第一个真切的微笑,“和基加美修一个品味……”

  遵循传统的订婚典礼步骤繁复,一整场下来就算是亚瑟也不禁头昏脑涨,步伐沉重。

  而格尼薇儿的情况更糟糕,准新娘的脸上是精致妆容也遮掩不住的疲惫,她可能前一天哭过,眼妆下面眼圈浮肿的明显,而她看着阿尔托莉雅的眼神,更是沉重的能拧出一筐海水来。

  亚瑟体贴的让妹妹送未婚妻回去,自己则抓着手链一步三晃回了自己的公寓,他想给基加美修看看吉尔伽美什的礼物,告诉他恩奇都的评语,然后大声嘲笑他们兄弟俩的品味。

  他靠在沙发腿上,在漆黑的客厅里坐了一会,想起来基加美修已经搬走了。

  3

  和吉尔伽美什的再见有点超出亚瑟的预料,毕竟相比较荷枪实弹剑拔弩张的,需要合影留念霸占头条的初见,乌鲁克和卡美洛两位年轻当家的这次相遇就太过于平淡无趣了。

  亚瑟拎着瓶可乐从便利店里出来,吉尔伽美什骑着他那辆招摇的金色跑车噌的窜过路口,然后刹车,停下,从后视镜里朝亚瑟招手。

  亚瑟想了想,折回便利店里又买了瓶可乐,等他再出来,吉尔伽美什的车已经停到了店门口。亚瑟丢了一瓶可乐给他,自己则动作熟练的上了副驾驶。吉尔伽美什当然不会跟他说谢谢,他朝亚瑟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然后一脚踩下油门,将亚瑟的部下和举着手机拍照的路人甩成后视镜里的蚂蚁,亚瑟已经可以想象贝狄威尔他们会怎么抱怨了。

  吉尔伽美什的跑车和他本人一样横冲直撞目中无人,好在亚瑟已经在基加美修那里习惯了这种风格。他打了个哈欠,坐在副驾驶上昏昏欲睡,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道路旁的建筑渐变成树木和山石,空气中的海腥气替代城市的钢铁味,亚瑟猜他们正在往海边驶去,杀人抛尸的好地方。

  车停到了可以看见海的山路上,太阳在海岸线上落下去一半,剩下的半边金红直视过去依然有点刺眼。

  吉尔伽美什眯着眼,他坐在车盖上,裤子拉到膝盖,亚瑟挤在他的两腿之间,温和细致的在乌鲁克的沼泽之上耕耘。吉尔伽美什用修长的腿夹住亚瑟的腰,抬起腰让年轻的卡美洛之剑深入沼泽,金色的夕阳在他的金发上投射出璀璨的光。

  他扯着亚瑟的衣领凑近,从卡美洛人线条优美的下颚一直啃食到色泽浅薄的嘴唇,口腔里存留的可乐气味冲刷过味蕾。吉尔伽美什推开亚瑟,唾液在他们分开的唇齿之间牵连出一丝银线。

  “你和基尔做的时候也这么无聊?”吉尔伽美什咬着亚瑟的耳垂,他在哥哥的情人耳边拉长不知餍足的糜烂声调,“基尔真是可怜。”

  “当然不是,”亚瑟微皱着眉,拖住吉尔伽美什的后腰,使出精确致命的一击,让游刃有余的乌鲁克人痉挛着发出变调的呻吟,“事实上,我们没有做过。”

       事实上,他和基加美修之间,连亲吻都没有过。

评论(3)
热度(17)

© 红喉雀 | Powered by LOFTER